💙Y酱酱💙

琅琊榜11

元佑四年的冬天,从梅长苏踏入金陵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不会平静。


谁会想到,一个兰园枯井藏尸案,扯出太子心腹户部尚书楼之敬,一个杨柳心的何文新案,关联誉王心腹吏部尚书何敬中。


誉王与太子相争已然是明晃晃的摆到台面上来了。说白了,这就是一场博弈,一场有关无数人的博弈。成王败寇,落子无悔。


局中之人又有谁能想到这都出自于看似孱弱的麒麟才子之手呢?


梅长苏第二天辞别了萧景睿从谢府雪庐中搬了出来,江左盟一行人开开心心的搬进了蒙挚推荐的府邸。


是夜,苏宅。


看着梅长苏劝说飞流把那个金灿灿的什么甲送给庭生,周懿琢赶快吐了嘴里的瓜子皮。“梅长苏你个败家老爷们,这个什么什么甲虽然我不认识,但是这个颜色一瞅就挺贵的啊,你一声不吭都不跟我商量的啊,你就打算给送出去啊?”


飞流不知道怎么了,在梅长苏的示意下,“噌”的就跑出去了。


宗主大大呢,则是面无表情的把金丝软甲叠好放到一旁“都是富豪排行榜首位了,怎么还是钱啊钱啊的?”


周懿琢拐着他的右手摇啊摇啊的“银票啥的无所谓啊,这个东西一听就很牛B好不好。再说了,你怎么不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啊?我的人都是你的了,当然钱也是你的了。不多赚点钱给自己当嫁妆,万一以后你欺负我怎么办?”


“好了好了,就你最会抖机灵。”梅长苏放下手里的书,捏了捏她的鼻子“我都没办法好好看书了。”


门外丁玲桄榔的打斗声,刀剑碰撞发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大,扰的人心烦。


“那你明天要去靖王府吗?”轻轻把头靠在这个曾经宽厚温暖的肩上。“也带我去好不好?我就伪装成你的小随从。绝对不会暴露的。”


等到外面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梅长苏快把那本《翔地记》翻完了,周懿琢也没等到他的回应。


不过,梅长苏要是觉得周懿琢会乖乖的在家等他回来,那才怪呢。毕竟,她的人生目标一直是搞事情嘛。


她和玄青一起,一路隐藏跟着梅长苏。到了靖王府,苏苏跟着靖王往内室走,飞流和黎大哥则是被列战英和庭生引去了练武场。她就让玄青跟着飞流他们,自己趴在房顶上看着苏苏被靖王引领去书房。其实去书房,根本不需要从虎影堂上穿过去,她曾经跟林殊来过靖王府,还有别的路可以直接到的。但看这情形,显然是大家议事议到一半时门外递贴请见,堂上众将好奇,想要看一看最近名声大震的苏哲是个什么模样,靖王这才特意带苏苏去亮了个相的。


只是她不知道那一群猛将见到苏苏会是什么观感,毕竟军中的风气,一向是看不上文弱的书生的。


“小姐,飞流那边好像出事了。”等她悄么焉的扒到距离演武场最近的一处房顶上时,梅长苏和靖王也到了。


【以下大部分为原著描述】


此刻中央武场里的局面,完全可以用“热闹”来形容。所以原本负责招待飞流的庭生早就被挤到了外围,团成一圈儿向飞流挨个儿挑战的,全都是靖王手下的战将们。


飞流毫无表情,但眼睛却是格外的有神彩,少年今天玩得相当高兴。因为在江左盟的时候,大家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难得会有这么多人一起陪他练武。


见到靖王走来,眼尖的人已闪开一条路,纷纷躬身行礼。靖王看梅长苏没有别的表示,便挥了挥手道:“你们继续。”

  

飞流不是会因人而异手下留情的人,一上来就把上场挑战的两个人左一个右一个给抛到了场外,脸上还同时绷紧了一点,大概是觉得这一轮的对手太弱不好玩。


一个体形魁伟却又不笨重的身影出现在飞流面前,手执一柄长柄弯刀,浓眉大眼,神威凛凛。


此人正是四品参将戚猛,是跟随靖王多年的心腹爱将,军中也甚受拥戴,他一出面,气氛自然更加热烈,热烈到连飞流都感觉出这个人应该不是平常之辈,所以眉宇间泛出一丝欢喜的气色。

  

但是,不论是梅长苏还是周懿琢甚至是负手而立的萧景琰都知道,戚猛不是飞流的对手。一开始飞流因为对那柄造型奇特的弯刀很感兴趣,所以放过了几招,等后来看清楚了之后,掌风就突转厉烈,饶是戚猛功底深厚,兼天生神力,也根本抵挡不住,连退数步,拖刀背后一挽,雪亮的刀背突然环扣一震,竟飞出一柄刀中刀来,疾若流星,出其不意地直扑飞流面门而去。这一招是戚猛的杀手锏,也曾屡败强敌,助他立了很多战功。不过对于飞流来说,这种级别的攻击根本不足以令他感到意外,随手一拨,就把那把飞刀挡射到一棵树上钉着。戚猛双眉一皱,大喝一声“出!”刀背一抖,又是一道亮光闪过。


梅长苏容色未改,但黑嗔嗔的瞳孔已在瞬间剧烈收缩了一下。因为这一次,那柄飞刀竟是直冲着他的咽喉而来的。若是以前的林殊,这样一柄飞刀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如今全身功力已废,只怕一个寻常壮汉也打不过,想要躲开这如雪刀锋自是决无可能。既然躲不过,那又何必要躲,所以梅长苏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一旁看戏的周懿琢也是一惊,大喊了一声“苏苏”便飞身下去。要说也奇了怪了,在琅琊阁待了好几年,蔺晨不是没想过教飞流武功的同时也教教她,可是她就是什么心法武功都学不会,只有这轻功拿得出手。最后,蔺晨也放弃了对她的教育,感叹了一句天生惜命。


  

飞流的身影此时也已化成了一柄刀,直追那柄小刀。两人虽快,但终究起步已迟,慢了一步。


飞刀的刀柄,最后被抓在了靖王的手里,刀尖距离梅长苏的颈项,不过四指宽度,但方向却稍稍偏了一些,即使靖王不出手,想必也只会擦颈而过。


梅长苏轻轻地向二人做了一个手势,什么意思没人看得懂,只能看到飞流停止了一切动作,安静地站住。但是,周懿琢一向没有什么好脾气,也不听话,看到梅长苏没事了,便转头向戚猛走过去。


梅长苏面如寒霜,目光如冰针般地锁在了戚猛的脸上。当然,靖王的脸色同样不好。


戚猛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还笑嘻嘻的抓了抓头,道:“失手了失手了,你们读书人没见惯刀啊剑的,吓着了吧?”


靖王麾下品级较高的将军们都站在不远处,神色紧张,其中一个人暗打手势,示意戚猛跪下。他这才意识到这次事情搞大了。


向着梅长苏作了个揖,赶紧道歉。


“不用跟我道歉,”梅长苏冷冷一笑,说出的话就如同带毒的刀子一般,“反正丢脸的是靖王殿下,又不是我。”


这下,这些将军们更是慌了神,梅长苏把目光从戚猛的脸上转移到了靖王的脸上:“苏某本久慕靖王治军风采,没想到今日一见,实在失望。一群目无君上纲纪的乌合之众,难怪不得陛下青眼。朝着靖王殿下的方向扔飞刀,真是好规矩,可以想象殿下您在部属之间的威仪,还比不上我这个江湖帮主。苏某今天实在开了眼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场上的将军们就一个又一个的跪了下去,再也没有人开口辩解。而靖王也是散发着低气压,死死地盯着戚猛,没有开口。


“好了。你就算把他盯出个洞来,已经发生的都无法逆转了。”梅长苏带着黎刚走了过来。周懿琢不想破坏他在靖王心里的印象,拼命忍住自己的气愤死盯着戚猛。梅长苏见她没反应,只好叫了飞流来把她拉起来。“来来来,别生气,你看苏哥哥没事儿,一点事都没有。别为了不值当的人把自己气出病来啊。来,我和飞流拉着你,咱们回家啊。乖。”


“靖王殿下,今日我的小侍卫担心苏某才闯入演武场,还望殿下不要见怪。苏某。。。告辞!”


———————————————————————————————————————————

马车上


“说吧,你刚才蹲在哪儿干嘛呢?”


周懿琢一个猛扑“还是苏苏了解我。他们那么欺负你,我怎么能让他好过呢?我就是搁那儿撒了点黄栌研究好的药粉罢了。没有什么毒,顶多是去练武场的人都会体弱无力那么几天吧。还瞧不起书生?我让他们也当一会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梅长苏摸着周懿琢的头,无奈的笑了“你呀你呀。”


“飞流,我们的口号是—”


“搞事搞事搞事!”


作者有话说:

没看过原著的小可爱们一定特别疑惑,为啥靖王那么生气的惩罚了戚猛。宝宝给大家复制一下原著,这一点,电视剧没有拍出来哦。



【这一幕在军中并不罕见,对待新人,对待外军转调来的,对待其他所有没好感的人,常常会来这么一着下马威,如果对方表现的好,就可以得到初步的认同。

  

林殊以前也干过这样的事情。那一年,当父亲把一个四十岁还在兵部任闲职的瘦弱文士引入赤焰军担任要职时,年少气盛的少将军就曾经故意震断自己的剑,让一块剑锋碎片飞向那个单薄的身影,以此来试验他的胆量。

  

那一次,父亲的军棍罚得格外的重,几乎打得自己三天起不了床。

  

梅长苏相信靖王一定记得这件事,记得当时父亲训斥自己的话语。

  

在行刑的现场,身为当事人的聂真并没有说一个字来求情,因为他知道,林殊挨打的原因,不是因为挑衅聂真,而是因为当他挑衅聂真时,祁王殿下就站在聂真的身边。

  

就如同当那柄飞刀射过来的时候,靖王就站在自己身边一样。



虽然戚猛没有恶意,虽然他的目标决不是靖王。但他毕竟是将利刃刀锋,朝向了自己主君的方向。

  

如果靖王一直安守现状,如果他的未来走到尽头也只是一个大将军王,那么这一幕可以一笑置之。

 

但现在情况已经不是这样了。当他的雄心和志向指向大梁最至尊的宝座时,他就必须有意识地培养自己属于君主的气质,那是一种绝不允许以任何方式被忽视被冒犯的气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写了这么多了,但是还仅仅只是琅琊榜电视剧9集的量啊。



生无可恋。


评论(3)

热度(6)